年假问答

问:劳工法里员工一年可以享有多少的年假? 1955年劳工法令第60E条文“年假”: (1)雇员有权享有以下有薪年假: 工作少过两年者, 每十二个月不断的服务可领取八天。 工作两年但少过五年者, 每十二个月不断的服务可领取十二天。 工作超过五年者, 每十二个月不断的服务可领取十六天。 *如果雇员在契约终止时工作不到十二月, 他的有薪假期享有权跟有做工月数成正比。 *如果所计算出来的年假不到一天, 少过半天将不被理会, 而超过半天者就当作一天。 *还有, 若雇员在十二个月中没有好的理由而缺勤超过十巴仙工作日的总日数, 他将无权享有年假。   问:如果员工未经上级批准申请年假,公司是否有必须批准他的年假? 答:年假只能由员工的上司批准。员工在休假前,必须获得此类批准。提交申请年假表格只是一个申请程序,但获得批准是必须的。 Q: If an employee applies for annual leave without obtaining the approval of his superior, is the company obliged to

员工要求放弃缴纳EPF, 雇主可以答应?

问: 员工要求雇主不要扣EPF,不要缴纳EPF, 雇主可以这样做吗?合法吗? 答: 1991年雇员公积金法令第43(2)条文,该法令规定所有雇主必须在每月15日或之前缴纳雇员公积金,一旦罪成,将判处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雇主必须按月支付雇员工资规定的费率与雇主的份额。雇主需要在未支付员工工资前,按照指定的缴纳比例扣除雇员需缴纳的数额才能支付员工工资。雇主与雇员的份额必须在下个月的15日之前提交至公积金。 如果是员工本身要求放弃 EPF,老板可以答应吗? 很多员工会要求自动放弃缴付公积金, 而有些公司也会答应。然而日后员工如果反悔了,去向公积金局举报,这个原本看似有利于公司的举动,其实会对公司非常的不利。 就算在这之前,员工和老板有所谓的协议,但其实任何所做的协议内容也必须是合法的,不能超越有关法令。 所以,最后老板还是要付以前没有缴纳的EPF,附加利息和罚款。 雇主与员工的合约叫 Contract of Service (Employer & Employees),除非公司改用 Contract for Service (Company & Independent Contractor) ,工人自己负责他的个人所得税。否则, 雇主是必定要缴付公积金。   ============================== *如果需要法律咨询或者聘请律师处理法律事务,你可以联系我们。 *浏览我们律师楼的法律文章: www.kuekong.com *订阅我们的YouTube: http://bit.ly/lawnjustice *加入 我们的“法律与你同行”FB 群组: http://bit.ly/fblawnjustice *Like

Proportionate Annual Leave年假比例

问:员工在服务5个月后,是否有权享受带薪年假? 答:如果员工从公司辞职或他的服务被公司终止,他只有权享有5个月的年假比例而不是整年的年假。   Q: Is an employee entitled to paid annual leave after 5 months’ service? A: An employee is only entitled to a proportionate annual leave for 5 months if he/she resigns from the company or his/her services are

正确解雇员工的程序

    遇到行为不当或者违纪的员工(misconduct),老板可以直接解雇该员工吗? 解雇违纪员工的手续其实不简单,警告信只是其中一个步骤,用来警告员工不再犯相同错误。 假如该员工不承认有关工作上过失的指责,雇主必须出示show cause letter, 让员工解释有关的行为.若公司不满员工的解释,或员工坚持不承认有关指责,公司必须进行内部审查(domestic inquiry) 提供员工辩解的机会。劳工法14(1)条文提及,在解雇或惩罚该员工时, 必须先经过调查 (Due Inquiry)。 如果少了这步骤,员工可到劳工部投诉unfair dismissal。假如该职工被证实是没经过调查就被开除,那雇主是触犯了1955劳工第14(1)条款。雇主要开除职工,必须要有正当的、合理的及公正的理由(Just cause or excuse). 也就是说在开除雇员之前,雇主须先经过调查, 并引证能举出员工违纪行为的证据。 即使员工对内部调查的结果不服,认为自己被不合情合理地解雇,有关员工还是可以就1967年工业关系法令第20条文,向马来西亚工业关系部门做出投诉。 可参考案例: Milan Auto Sdn. Bhd. v Wong Seh Yen [1995] 3 MLJ 537 , Pos Malaysia Berhad v. Zawiah